竹外桃花
您的位置:主页 > 竹外桃花 >

“佛他”!齐河人说话真的太可怕了!

时间:2019-09-10   所属栏目:竹外桃花   点击:

跟齐河人朝夕相处,你会学到不少东西。
比如你听到他们教育孩子,经常会说,“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有恩不报非君子,忘恩负义是小人”、“犯法的不作,沾腥的不吃”……
比如你听到他们开导自己,经常会说,“没事儿不惹事儿,有事儿不怕事儿”、“端人家碗,服人家管”、“宁可没(mu,二声)说,不可胡说”…… 齐河人为人处世的真理,都藏在这一句句俗语里,简直字字珠玑,句句都蕴含着善良朴实的本性。
但是—— 也经常会让外地人听到崩溃——

第一次去齐河人家里串门,本来是上门做客,坐在门口晒太阳的邻居看见大包小包的我,赶紧热心地迎上来冲里面招呼,“大爷,快来啊,来切(qie,四声)了!”。

作为一个胆小的外地人,听到这话简直心惊肉跳,就差把东西扔了赶紧跑了: 这位大姐,我只是来吃个饭而已,犯不着切了吧?

有一回在广场上跟一老爷子下象棋,下了一上午,输了一上午,到中午了他拍拍屁股起身要走,我赶紧拉住他: 总得让我赢一把啊! 老爷子说: “不行不行,即门儿晌午家里有K(kei,三声)”。 “即门儿”和“晌午”,我还大概猜得出什么意思,“有K”是什么江湖暗语? 难道是回家斗地主?

第一次上齐河人的酒桌,热情好客的大哥劝酒,我说,不行不行,真不会喝酒,沾酒就倒。 大哥站起来回我: “就一杯! 你看,你这人真腚掩(yan,轻声)!” 我的个亲娘! 为了不让自己跟这个词扯上关系,从那以后,我每次上了酒桌总是宁肯躺着回去。

在办公室,那天地板太脏,领导说,“我让你俩K(kei,二声)嚓出这两块地板砖来,就这点活,你俩在这夸(kua,三声)嚓半天了! ”领导走了,同事小声说: “哼! 就会夸嚓咱俩! ”
我站在原地一脸懵逼,不知所措,什么是“K嚓夸嚓蹦蹦嚓”! 你们是看抖音看多了吧? 说话就说话,带什么节奏感啊大哥!

在外地人看来,齐河人全部都是“佛系”。 比如,“昨天,领导佛了他一顿”、“他晚上佛了二斤白酒”、“他早晨就佛了5个包子”、“不服是吧! 佛他! ”
大家伙嘴里的这尊“佛”,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吗? 那么问题来了,是阿弥陀佛还是无量寿佛?

除了“佛”这个字,还有一堆只有齐河人才听得懂的语言, “夜儿洪航,一个阿郎珠子跑被窝里了。 ” “夜儿洪航”? “阿郎珠子”?我真的觉得自己需要雇个翻译!
再去人家家里做客,大爷不在,一问,大娘说,“出去打野去了”。 “打野去了”?大娘你确定吗?大爷他这么大年纪了,还能玩的了英雄联盟?

齐河人的特殊用语:
“兄弟”,特指“弟弟”,比自己大的叫“哥哥”一般不叫“兄弟”; 如果你听到齐河人叫“XX小儿”,那不一定是他儿子,所有辈分小或者弱冠之年的男娃都叫“小儿”; 当你听到老齐河人说“老爷爷儿”,那可能不是在说他老爷爷,而是指“太阳”……

翻翻《齐河县志》,我觉得对比《康熙字典》都不一定解释得通:
“官”这个字,只有一个读音,在老齐河人嘴里,赵官镇叫做“赵官(guo,一声)镇”;
有些从河北迁徙来的齐河人,“阁”字读音与河北人相同,“玉皇阁”读作“玉皇搞(gao,三声)”,比如刘桥镇的“千佛搞”,祝阿的“十二里搞”;

还有潘店,原来人家这个村名读“排(pai ,二声)店”而不叫潘店;
还有齐河人最特殊的姓氏: 比如这孩子名叫“牛小二”,看起来读“牛小二”没错,但是实际上这名字应该读作“又小二”; 现在还有少部分姓“客”和姓“国”的人,但是请注意,“客小玲”应该读作“切(qie,四声)小玲”,“国小峰”应该读作“归(gui,一声)小峰”…… 这稀奇古怪的读音,我觉得上课时老师应该都是蒙圈的吧!

让外地人崩溃的还有,齐河人一张嘴就会冒出来的那一堆AABB的叠音词:

比如说一个人办事不实在还很张扬,会说这人“渣渣哄哄”;

形容一个人装模作样,会说这人“装装摆摆”;

说这人说话办事夸张,会说他“虚虚火火”;

说一个人只会摆花架子,就成了“揍揍师师”……

问题又来了,那人摆花架子跟师师有什么关系?“师师”又是谁?她为什么那么倒霉每个齐河人都想揍她?

最后,给齐河人出一个齐河本地的谜语,谁能答上来才是“真·齐河人”——一帮老婆去赶集,一买买了一包梨,一人一个多一个,,一人两个少俩梨,问,有多少老婆多少梨?答上来的找我领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