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楼台
您的位置:主页 > 烟雨楼台 >

专访海王集团张思民:创业30年 逐梦不停

时间:2018-11-16   所属栏目:烟雨楼台   点击: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过去40年里,中国是令人瞩目的成功典范:一个贫穷的国家遵循量身定制的的现代化蓝图,跻身于世界经济的强国之林。

  在中国的崛起之路上,无数企业家不懈奋斗、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精神和行动,谱写了国家及世界产业发展的历史篇章。在最需要创新和勇气的年代里,即使饱受质疑、举步维艰,他们依然不改初心,为理想所驱动、并感召志同道合者向前奋进。

  海王集团董事长张思民无疑是其中一员。

  1962年出生于吉林长春一个教师家庭,1979年考进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航天部,1989年放弃了舒适安逸的铁饭碗,在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深圳蛇口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以一个海洋科技成果转化项目为开端,张思民迈出了商海生涯的第一步。

  1990年6月,张思民带领团队成功开发首个创业产品—新型海洋药物“金牡蛎”,创新的产品和先进的营销理念,使“金牡蛎”迅速赢得了消费者信赖,1991年销售额达到3000万,1992年快速上升至一个亿,张思民由此迈出了创业创新的第一步。

  “金牡蛎”的成功让张思民对健康产业信心大增,开始全面布局医药健康产业。1992年,张思民创办海王生物,进军生物医药行业。1995年,张思民创办中国第一家连锁药店——海王星辰,并成为美国连锁药店协会唯一的中国会员。1998年,海王集团的新药研发技术中心,被认定为“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

  张思民创业九年后,海王集团下属各个产业相继登陆资本市场,从一个个创业项目孵化为公众公司,1998年海王生物在深交所敲钟上市、2005年海王英特龙赴港上市、2007年海王星辰登陆纽交所。一个全产业链医药健康企业集团雏形初现。

  今天的海王集团,主要业务涵盖医药健康产品研发、制造、商业流通、连锁零售、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等完整产业链条。他们的目标是打造具有持续创新能力的医药健康企业,迈向世界500强。

  人生起伏,商海激荡。不同的阶段,有人缔造辉煌,也有人失意离去。张思民是幸存者里的成功者,创业近三十年,完成了一轮囊括个人财富、商业成就、社会荣誉的积累。张思民现在已经不太介入海王集团的具体经营事务,经常思考的是顶层设计、主动把握的是政策动向、更愿意畅谈的是宏观叙事。

  遥想当年,不到27岁的张思民跟45岁的任正非在同一栋大楼创业,虽处不同行业,但创业的艰辛与努力都感同身受。如今,华为屹立行业浪潮之巅,张思民称任正非是自己心中的商界偶像。他对任正非充满敬意,自言在人生阅历、苦难经历、哲学素养等方面任正非都值得自己学习。

  这位在自己的领域颇负盛名的企业家说,他还有梦要追,“中国梦”也是他的“企业梦”,“中国健康产业前景光明,给像我们这样30年咬定青山不放松的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历史机会。机会摆在面前,有过去30年持续的坚持,有对未来更加清醒的判断和更加美好的愿景,我相信我们未来一定会走得更好。”

  2018年8月,全景网《大湾区的光荣与梦想》大型报道栏目专访海王集团董事长张思民,听他讲述创业30年来的心路历程和海王集团的商业发展史。

  

  全景网记者对话海王集团董事长张思民

  访谈实录:

  记者:您以前是在中国国际信托工作的。当时那个年代,从国企到民营同时又从金融行业跨界到医药产业,做出这么大的一个抉择,是什么样一个原因或者机遇让您做出这么大的人生抉择?

  张思民:那是30年前了,当时我比较年轻,是因为要做一个项目。当时看了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在科技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文章中说向海洋要资源、要财富,中国会走向海洋大国等等,当时觉得是很好的产业机遇。在中信时,正好研究一个海产品开发的项目,是从日本引进的一个牡蛎深度开发技术,这个项目后来不做了,他们就推着我说你做。我想,做就做,就做了。

  记者:怎么有那么大的魄力,毕竟是跨界。

  张思民:其实在大学里读什么都不重要,一业精百业通。可能年轻人选择很多,选择之后坚持更重要,努力坚持住,持续地坚持。有句话说伟大是熬出来的。我创业时很巧,跟我心中的偶像任正非在一个楼里。当时我很年轻,任总的人生经历、苦难经历和对哲学特别是对毛泽东思想的学习和融会贯通,是我们年轻人不能比的。我们小时候也会背毛主席的《老三篇》,但深刻的领悟是不够的。任总作为一个企业家,他的精神是伟大的,他的创新是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的。

  记者:当时创业时,任总是对您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张思民:我比较尊敬和佩服任正非,因为他的创业成功和创业经历,真正帮助到了很多人。我记得当时安装一部座机要2万块钱,买一个大哥大要3、4万块钱。是任总带领华为让中国的通讯从学习、追赶变成领先、超越,现在要进入无人区了,这才是中国有梦想的企业家需要追求和学习的地方。

  记者:海王现在旗下有两家公司分别在A股和港股上市,海王生物和海王英特龙,如果让您给它们排个序,您觉得哪个更重要?

  张思民:海王生物和海王英特龙两个定位不太一样,海王英特龙专注于医药研发和制造,海王生物本身主业也有这部分。今年海王生物的业务高增长,未来要拓展的方向,重点还是持续强化自主创新、研发,通过效率来提升制造的质量规模。比如国家的一致性评价,把国际好的品种引进来,让中国的创新型新药得到国际国内的双认证,这都是海王生物未来巨大的成长空间。海王生物选择行业选对了,因为“健康中国2030”谋划出非常美好的愿景,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民小康。2030年十多万亿健康产业的市场,在这样一个宏伟蓝图之下,对医药企业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和要求。生物医药是一个好的风口,好的赛道。我们用20多年持续地坚持和积累,形成了这样好的一个团队,对海王生物、海王英特龙以及海王集团从事健康产业,我是非常有信心的,有这样的团队我感到骄傲。

  记者:我看到海王有很多新的业务,比如互联网+大健康、互联网+医药、健康小镇等等。在这些新的业态中,近期有没有打算考虑整合一块优质资源,再打造一个上市平台呢?

  张思民:术业有专攻,医药健康产业链的链条很长,研发、制造、商业流通、健康管理、健康服务,链条非常长。一个企业必须抓住自身优势,围绕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地方,寻找重大的产业机会。比如海王全药网,是一个创新的商业模式,通过集中采购,把过去中国医药产业错配的资源重新正确配置过来,把灰色的变成阳光的,通过改变供应渠道,通过规模化的集约采购,把虚高的药价降下来,让老百姓吃到高质量的、便宜的药。用道家的语言叫“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是改革开放这个大时代,特别是十九大之后深化改革,让这个模式能够在深圳这片沃土上成功落地。我后来也想,如果换个地方,兴许就不太可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深圳真的是一个开放的城市,是改革的城市,是一个诞生奇迹的地方。

  记者:您曾经说过一句话,优秀的企业家必须要拥有看到产业终极形态的能力。能不能再给我们介绍一下什么叫产业终极形态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