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楼台
您的位置:主页 > 烟雨楼台 >

潍坊水米田幼儿园:做一个有几分国学素养的园长

时间:2019-01-28   所属栏目:烟雨楼台   点击:

  在20世纪初,曾写过《中国的宗教:儒教与道教》一书,并发出“资本主义为什么没在中国发生”重要思考的德国哲学家马克斯·韦伯曾说:“一个国家之所以落后,往往不是由于其民众落后,而在于其精英落后。”当我读到韦伯的这句话时,我深深地陷入思考。陶行知,陈鹤琴之后的半个多世纪,中国为什么没出现影响和推动中国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的当代大儿童教育家?我认为,中国幼儿教育事业的落后,不是由于中国幼儿园的落后,而是中国幼儿教育大家的落后,中国幼儿园的落后,不是中国幼儿教师的落后,而是中国幼儿园园长的落后。

  

潍坊水米田幼儿园:做一个有几分国学素养的园长

  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就要被历史无情地抛弃,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也是我们的幼儿园生存之规律。

  今天,幼儿园每天都在上演着抢夺孩子的战争。有的幼儿园做的可以说是风生水起,排队也要排两到三年,有的幼儿园则是门庭冷落车马稀,生存十分艰难,眼巴巴地望着人家,但不知自己落后的根源之所在。

  幼儿园落后的根源在哪里呢?是装修设计不时尚?是教师团队不稳定?是课程体系不健全?是食堂服务不科学?是环境创设无理念?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只是其表,不是其里。

  幼儿园落后的根源就在园长那里。园长落后的根源就在园长的心里,园长心理落后的根源就在园长的心脏是否真的还在跳动?跳动的心是否真的有情?有智?有慧?归根结底,幼儿园是否落后就在于园长的心智是否成熟。谁能给园长开启心智之门?让园长充满霸气,灵气,大气,运气。谁能给幼儿园指点迷津?让幼儿园充满人气,文气,骨气,福气。

  

潍坊水米田幼儿园:做一个有几分国学素养的园长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园长之道非常道,园长之名非常名。幼儿园之道非常道,幼儿园之名非常名。

  1988年,75位诺贝尔奖得主向全世界呼吁:人类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25个世纪之前,去汲取孔子的智慧。

  人类尚且如此,中国也是如此,中国幼儿园发展更是如此。作为沧海一粟的我们还有什么徘徊与迷茫的呢?

  孔子,万世师表,我们教师的老祖宗,斯文在兹。乾隆皇帝在曲阜大成殿的题词,穿越四百年的时光隧道,毅然闪耀着历史的光芒:“气备四时,与天地日月鬼神合其德,教垂万世,继尧舜禹汤文武作之师。”

  人类找到了答案,中国也找到了方向,

  2014年4月1日,在中国发生了一件伟大的标志性事件,这个事情的发生,将即将丢失的中华5000年的文明火种找了回来,撒向了960万平方公里,撒向了人类世界。同时,也为人类21世纪、22世纪的和平与发展播下了希望的种子。

  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其智慧光芒穿透历史,思想价值跨越时空”。

  在这一天,国家教育部发布了《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要求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融入学校课程和教材体系,有序推进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同时,增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在中考、高考中的比重。在2016年的高考语文中,由过去的150分调整到200分,多出的50分,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所占的比重。

  从“一阴一阳谓之道”的群经之首诸子百家之源的《周易》,到“上善若水”,老子5000字《道德经》和“天人合一清静无为”的庄子《逍遥游》,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孔子《论语》到“诸佛之智母,菩萨之慧父”众圣之所依的《金刚经》,从诗经楚辞到唐诗宋词,从琴棋书画到礼乐射御,从孝悌忠信到礼义廉耻,有着5000年历史文化的中国以自己独特的文明滋养着今天的我们,温润着我们的心灵,呼唤着我们躁动的心回归。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中华国学博大精深,吸吮着千年智慧的文化养分,开启了我们的心,不仅找回了自己,而且我们找到了教育之根,悟到了教育智慧。

  

潍坊水米田幼儿园:做一个有几分国学素养的园长

  不学习国学,我们真的不知道陶行知老先生所讲的“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背后的真正教育思想。不学习国学,我们真的不知道中国的儿童教育理论在500年前已经十分成熟和先进,要比卢梭的“童年本位”理论早于200多年。不学习国学,我们真的不知道,怎样打造一个具有中国特色世界影响力的幼儿园。在北京通州有一个海子公园,这个地方距我的一所幼儿园三公里左右,在公园里有一块墓碑,被列为北京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明末杰出的思想家李贽的墓碑。作为幼教工作者,我们应该了解和记住这个伟大的名字。如果没有他,中国的儿童教育理论就不会在世界儿童教育史上领先,就不会有中国的一席之地,我们就只有对卢梭和裴斯泰洛齐五体投地似的崇拜。如果没有他,我们对今天的鲁道夫·史泰纳的华德福幼儿园的教育理念理解的就会十分浅薄。

  今天的我们,尤其是今天的我们幼儿教育工作者对他的学习和研究及传播远远不够,今天他躺在北京通州的一个公园内是那样的悲怆和孤独。我很骄傲的是他在公元1600年前后两次去过我的家乡,在山东济宁他做出了另一件伟大的事情,他编篡了《王阳明先生道学抄》及《阳明先生年谱》。也可以从某个程度来讲,如果没有王阳明泰州学派的弟子李贽的编篡与传播,王阳明的“心说”传播,恐怕还要推迟一个时期,影响不会这样深远。

  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个以自杀捍卫生命尊严的大思想家李贽,我们每一个幼儿教育工作者都应该会背诵李贽的不朽名篇《童心说》。李贽认为:真心、童心是最根本的概念,是万物的本源。童心、初心,最初一念之本心。若失却童心,便失却真心;失却真心,便失却真人,人而非真,全不复有初矣。儿童是人生的开始,童心是心灵的本源,童心是最纯洁的,未受一切污染的,因而他也是最完美的,最具一切美好可能性的。李贽的教育思想洋溢着自由主义教育,反对封建教育的桎梏,散发着追求个性自由和解放的精神。这是多么伟大的儿童教育理论,一点也不逊色于卢梭的《爱弥儿》。中国儿童教育史应引以为自豪,我们幼儿教育工作者应该常念,常说,常做。如果,今天我们的幼儿园里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枝一叶都散发着“童心说”的真性之情,幼儿园还怕生存吗?如果,今天我们园长的内心世界始终拥有着这颗清澈的至纯、至爱、至善、至性的初心,我们的魅力风采不就照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