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独酌
您的位置:主页 > 月下独酌 >

500年他者的中国梦

时间:2019-02-13   所属栏目:月下独酌   点击:

原标题:他者的中国梦开端:赛里斯

500年他者的中国梦

通往罗布泊湖盆的崎岖道路。当年,马可·波罗就曾从这样的道路上走过。

500年他者的中国梦

从神秘的“赛里斯”——蚕丝之国,到备受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推崇的儒家思想,再到精美的中国瓷器、昂贵的中国茶叶,自13世纪马可?波罗来华游历以来,欧洲人做了将近500年的“中国梦”。 这种人文主义的热情,蕴含了对古代文明与人类历史的关注与敬重。

500年他者的中国梦

1928年出版于伦敦的安徒生童话集中有关《夜莺》的插画。《夜莺》讲了一个中国皇帝的故事。安徒生在故事中营造出一个华丽、神秘、富足的东方国度,令人向往。

他者的中国梦开端:赛里斯

有一部名叫《穆天子传》的古书,相传其中记载有公元前10世纪周穆王与西王母在瑶池相会的故事,很是生动。现代研究者认为,这是试图出访西方国家的第一位中国元首,他从中原出发,远达中亚,会见了西王母娘娘,并以丝绸作为国礼,赠送给出访的国家。这大概是关于丝绸西传最早的记载。

公元前5世纪的古希腊作家希罗多德所著《历史》认为:“东方文化是一切文化和一切智慧的摇篮。”公元前4世纪希腊文献第一次将中国叫做“赛里斯”(Seres),本意是蚕与丝,就是蚕丝之国。这个时候,中国已经进入战国时代,而此时中国丝绸已经进入欧洲很长时间了。

公元前1世纪,古罗马执政官恺撒穿着一件中国丝袍去看戏,立即吸引了观众,让他们赞叹不已。而后中国丝绸不断输入西方,被视为无上珍品,古罗马文献将之描述成“东方绚丽的朝霞”,古罗马人沿袭希腊人称中国为“赛里斯”。罗马博物学家老普林尼在其《博物志》中提到赛里斯国,认为丝是从树上而来的;“北风以外的人”,也就是被太阳神阿波罗所宠爱的人,这是他对中国人的称呼。

公元1世纪的罗马地理学家庞蓬尼 麦拉记载了商人是如何描述赛里斯人的,“这是很公正的民族,他们把货物放在旷野中,购货的人,在卖主不在时来取货,这种经营方式是很著名的。”

公元4世纪的希腊史学家马尔塞林也记载商人对中国的描述:“赛里斯国疆域辽阔,沃原千里......物产也很丰富,有五谷杂粮、干鲜水果、牛羊牲畜,真是应有尽有,品繁而量众。那里的城市较为稀疏,但规模较大,物产丰富,人烟稠密。赛里斯人完全不懂得进行战争和使用武器,最喜欢安静地修身养性,所以他们是最容易和睦相处的邻居。在他们那里,晴空万里,皓月明朗,气候温和宜人,即使刮风也不是凛冽的寒风,而是和煦的微风。”

500年他者的中国梦

古丝绸之路为推动欧亚大陆文明的交流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以上描述完全符合古代中原的地理气候特点。在这之后,欧洲进入了“中世纪”(Middle Ages),这个名词一般是指日耳曼民族攻占罗马,即西罗马帝国灭亡(公元476年)开始,终于15世纪文艺复兴(公元1453年)之前、资本主义萌芽之初,长达近一千年的时间。中世纪的欧洲文化落后,思想愚昧,封建割据带来频繁的战争,造成科技和生产力发展停滞,人民生活极度贫困,铁制农具没有推广,更没有播种机之类的农具和比较有效的灌溉技术,教会的权力比政府权力还要大,宗教法庭令人毛骨悚然,人们只为能够在上帝那里获得赎罪而活着,贵族都普遍不识字,更不要说农民了。所以中世纪或者中世纪早期被后人称作“黑暗时代”。对比可知,中国梦与上述描述正好相反。这时,马可 波罗出现了,开启了西方人的文明愿景。

500年他者的中国梦

从马可波罗起,欧洲500年的"中国梦"

500年他者的中国梦

内蒙古博物院展出的蜡像,再现了元朝皇帝忽必烈会见意大利探险家马可 波罗的场景。

1271年11月,马可 波罗(Marco Polo,1254? 1323)一行从威尼斯启程前往东方,1275年夏抵达中国元朝上都。他以客卿身份在朝中供职并深受忽必烈器重。在1298年即回到故乡威尼斯后的第三年,他口述了举世闻名的巨著《马可 波罗游记》,将“迷人的中国文明”介绍给西方。他凭在华长达17年时间的广泛游历与深入体验,盛赞中华文明富足繁荣、文教昌盛,如同“置身天堂”。

《马可 波罗游记》这部名著诞生于牢狱中,马可 波罗因参加威尼斯与热那亚的战争而身陷囹圄,正反映出当时欧洲内乱纷争的残酷局面,与中国之稳定繁荣形成了极鲜明的传播落差:中华文明显得如此富足宁静、繁荣昌盛,欧洲就显得落后纷乱、甚至不堪忍受了。

而中国的元朝仅存在了90多年,马可 波罗看到的是汉唐宋累积下来的文明成果。

13世纪至16世纪中国的重要发明,以蒙古人与阿拉伯人为媒介所传播的中国文明,实予欧洲文艺复兴所需要的物质基础创造了条件;而16世纪以来耶稣会士来华传教,其所带去的中国文化,则实予17、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创造了思想革命的有利条件。

14世纪中期,英国座椅上的旅行家曼德维尔在其虚构的小说《曼德维尔游记》中再次描写了这一想象中的美丽传奇国度。曼德维尔在他的“游记”中对中国的大汗予以盛赞:大汗拥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国土辽阔,统治严明,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君主,连欧洲的长老约翰也不如他伟大。

这两部游记中富庶神奇的中国形象大大刺激了欧洲社会对东方的向往,在某种程度上促使15世纪欧洲人开启了航海探险活动及地理大发现的时代。

哥伦布原本是想远航中国的,不巧到达的是美洲大陆。他怎么看都觉得这里不像马可 波罗描述的中国,便认为是到了印度。

以历史的眼光来看,一种文明主动担当传播者角色,则这种文明即处于上升态势中,13 16世纪正是蒙古人、阿拉伯人所代表的新兴文明处于上升势头,他们吸收外来文明的能力强,因此担当起传播者的角色;而在16 18世纪,欧洲人开始担当起这一传播角色。

从13世纪马可 波罗游历中国后,一直到18世纪,欧洲人做了长达500年的“中国梦”。

来华人士笔下的"中国梦"

500年他者的中国梦

蒙古皇家帐车。虽然中国的元朝仅仅存在了90多年的时间,但却在汉唐宋以来的文明成果上使得亚欧大陆经济文化交流再度繁盛起来。

1580年,奉西班牙国王之命出使中国的奥古斯丁会修士胡 冈 德 门多萨(Juan Gonzales de Mendoza,1540 1620)来到中国,这是第一个来华传教的人士。这时,中国正在大明王朝时期。